螺旋升降机
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公司新闻
产品知识
联系方式
 公司电话:0311-89182285
 企业传真:0311-89182285
 联 系 人:韩经理
 联系手机:13930138710
 电子邮箱:sjztuohang@163.com
 公司地址:石家庄建设北大街77号东方商务225室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专家:或使阻止气候灾难变得几乎不可能!
上传时间:[2017-9-20]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华盛顿时间6月1日下午3时36分(北京时间6月2日凌晨3时36分),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研究人员和科学家们在评估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影响后得出结论:若美国退出这一近200个国家参与其中的气候协定,将会对其他限制化石燃料污染的国家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这将使得人类阻止气候灾难变得几乎不可能且极端昂贵。
  尽管预测80年后的环境变化是一个极其不科学的行为,但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仍对此保持高度关注。令其担心的是,世界正走向广泛的物种灭绝、农作物严重受损以及不可逆转的海平面上升,这些灾难性的后果,甚至在特朗普放弃抗击气候变化之前就已经在发生了。
  地球不可避免地进入气候危险区
  2015年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近200个缔约方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一致同意通过《巴黎协定》,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巴黎协议》指出,各方将加强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全球应对,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而努力。全球将尽快实现温室气体排放达峰,本世纪下半叶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这一决定)在特朗普政府执政的四年时间可能只会产生温和的后果,但连续八年不利的政策可能会令‘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国际目标遥不可及。我们避免进入气候危险区的可能性将会降至零。”普林斯顿大学地球科学与国际事务教授迈克尔?奥本海默(Michael Oppenheimer)在接受彭博社邮件采访时说。
  至于2摄氏度这个目标,对于人类来说在一天时间里可能不会有明显感受。但对于整个地球来说,这会带来历史性的影响,全球气候将迎来自冰河时代以后最大的变化。科学家参考了世界各地数百个空气和水温测量点,并利用复杂模型演算未来几十年的趋势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由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和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等机构支持的建模团队Climate Interactive更是表示,特朗普的举动显然会使前景变得更加糟糕。他们估计,如果特朗普退出《巴黎协议》,到2100年,全球气温将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3.6摄氏度(6.4华氏度),超过基准情景中的3.3摄氏度。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美国退出巴黎协议,对于阻止全球气候变化进入灾难性水平是一个挫折。同时它也将影响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这不是‘美国第一’的举动。”哈佛大学环境科学与政策教授约翰?霍德伦(John Holdren) 说。

  美国退出后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作为世界上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碳排放国,美国退出近200个国家签订的《巴黎协定》,将导致数千亿吨二氧化碳排入大气层,加快已经发生的变暖趋势。 这也将威胁到工业国家为劝说发展中国家减少排放而承诺的1000亿美元资金支持,进而危及全球对抗气候变化的政治基础。
  伦敦大学学院教授迈克尔?格鲁伯(Michael Grubb)曾向欧盟提出气候政策建议说:“美国财政支持损失将是最大的问题,当然,象征意义的影响也很大。”
  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将对全球统一应对气候变化造成象征性打击,但并不意味着美国的排放量将会增加。这取决于各州和联邦层面的市场力量和政策。长期来说,美国退出的影响取决于其他国家和投资者的回应。
  牛津大学环境变化研究所地球系统科学教授麦尔斯?艾伦(Myles Allen)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最重要的问题是:美国的退出,未来是否会导致美国的投资者和公用事业公司开始实际建造新的工厂,带来高排放。”
  变数:特朗普后续会制定什么政策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其他国家(包括中国甚至印度)表示他们会跟随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相反,它成了支持《巴黎协定》的催化剂。 当地时间5月31日,欧盟重申承诺留在《巴黎协定》,并表示将对美国的重新加入持开放态度。
  关键的变数在于,特朗普后续会制定什么政策,以及它们保持有效的时间。联合国设定的目标是2100年前将全球平均温度升幅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能源行业需要几十年才能转型。奥本海默认为,美国对控制温室气体排放上的不作为可能最终会阻止其他国家继续努力。
  《巴黎协定》的设计是合法的,任何其他国家的行动都不会因美国退出而受到影响。 《巴黎协定》有效地建立了报告框架和升温目标,但每个国家提交的自主贡献文件都是基于自愿。
  实际上,在八年时间里延缓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可能会削减可再生能源领域的研究,导致碳排放加剧。 例如,特朗普打压清洁能源计划可能会促使发电厂燃烧更多的煤炭。
  国家大气研究中心也是气候变化模型建模者本?桑德森以及他的同事认为,总而言之,这些变化可能会增加3500亿-4500亿吨的二氧化碳进入大气层,如果世界其它地区追随特朗普,那么实现联合国设定的目标(即“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的可能性将从现在的67%下降到10%左右。

  “延迟行动是完成气候变化目标的最大敌人,这比通过削减研究和能源技术经费更糟。”他们今年早些时候在自然杂志上曾如此写到。

    文章来源:青年网

分享按钮
顶部